《贺新橙贺遇琛》小说免费阅读 《贺新橙贺遇琛》最新章节列表

《贺新橙贺遇琛》小说免费阅读 《贺新橙贺遇琛》最新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24-06-22

>>>>《贺新橙贺遇琛》在线阅读<<<<

《贺新橙贺遇琛》小说简介

现代言情题材小说《贺新橙贺遇琛》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该书以贺新橙贺遇琛为主角,主要讲述的内容有:洗手台上静置的验孕棒出了结果。鲜红两道杠。新橙抬手揉搓脸,眼中密密麻麻的血丝,满脑子天崩地裂,形容不出的害怕,只剩一个想法。

《贺新橙贺遇琛》 第13章 免费试读

新橙情不自禁抽搐,胸腔在这一刻腐烂成脓血。

她知道,贺母再也不是她的依靠了。

一分一厘都不是。

新橙垂下头,不言语了。

贺遇琛伫立不动,贺文菲正抱着贺母手臂,欣赏新橙挫败到颓丧的神色。

他又看新橙,她失了全部心神,双眼毫无光彩,垂头潦倒立在那儿,无望,悲切。

发现众叛亲离,毫无余地,那样绝望到悲沉的哀痛。

“这三天,她禁足。”贺遇琛突然出声,“直到体检,家里的佣人会盯着她,她出不了门。”

一锤定音。

峰回路转,新橙抬头望贺遇琛,他乌黑的瞳仁,破天荒没有戾气,也不锐利。

恍惚间对视上,新橙撇头错开,转身上楼。

贺母不解,过来问贺遇琛理由。

贺遇琛随口搪塞,没有在楼下逗留,径直跨上台阶。

经过新橙房间时,她房门紧闭,寂静无声。

贺遇琛握上门把手,门被反锁了。

新橙清楚他有钥匙,如果他真想进去,锁门拦不住他。

可她仍旧反锁,贺遇琛眼前闪过她楼下佝偻的身形,胸腔涨着一股燥意,“新橙。”

新橙立在门后,一动不动。

“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他暴躁拧门把手,“不抽血,你目的已经达成了。”

贺遇琛在提醒她,适可而止。

新橙摊开手,掌心三道纹路,道道被渗着血的月牙掐痕阻断,从命理上讲,掌纹横断,半生坎坷。

可她麻木了,不觉得疼。

给她坎坷的贺遇琛,更不会觉得她疼了,刀子戳到身上,还叫她别反抗,适可而止。

新橙重新攥紧拳,脑海里那个蠢蠢欲动的念头,越发明晰。

凶猛的像大江来潮,浩瀚淹没她偷跑被贺遇琛发现惩罚的恐惧。

但念头再猖獗,她现实是体检这一关还没过。

门内久久无声,贺遇琛阴着一张脸,转身回房,靠坐在椅子上半晌,拨出去一通电话。

“薄先生,我早上让人传给你的病历,收到了吗?”

“收到了,宫腔问题复杂,具体还需要把脉面诊,但就您提出的要求,可能不太现实。”

贺遇琛停顿一下,“必须要针灸?”

薄先生在待客,有絮絮低语的交谈声,他应和一声才回答,“针灸疏通经络,特定病症比药物管用,如果您坚持——”

欲语还休的未尽之语,贺遇琛久经商场,不会听不懂。“不用针灸,投资翻倍。”

电话挂断。

薄先生忽然笑,“贺家这位继承人铁汉柔情啊。”

客人凑趣:“怎么说?”

“投资给我中成药研究项目一个亿,叫我务必保住贺千金的胎,后来又添了一个宫腔特殊难症的病人,要求不针灸,投资翻倍,不是铁汉柔情,是什么?”

客人眼皮一跳,试探道:“可我听说这位病人是他抱错的妹妹,关系这几年很不好,怎么忽然这么在乎?”

薄先生摆手,“豪门里的事,哪能信传言。你赶紧把我医书还回来,接下来我要好好研究研究怎么个治法。”

半个小时后,客人告辞出来,白瑛老远迎上前,“老师,行吗?”

客人摇头。“不行。”

“薄颐章的中成药项目是他命根子,贺氏投资两个亿,你朋友倾家荡产能给的比贺氏还多吗?”

“再者,贺氏继承人也不像你说那样,对你朋友深恶痛绝。这投资的两个亿,其中有一个亿,就只为了避免你朋友受针灸之苦。这么看来,你朋友其实没必要隐藏怀孕,她怀孕,贺家只会开心。”

白瑛惊愕失色,磕磕巴巴道:“一个亿……避免针灸之苦?”

客人点头,“贺氏继承人给薄颐章打电话时,我就在旁,亲耳听到的。”

白瑛大为震撼,贺遇琛这几年对新橙什么样,上流圈有目共睹,倘若不是贺母一直留着新橙,贺遇琛早就将新橙扫地出门。

更何况,他还为了贺文菲抢沈黎川,强占新橙。

明里暗里,将新橙折磨透了,怎么会为新橙不受疼,就花一个亿?

难道,他对新橙日久生情了?

她回到南省,立即打电话约新橙,可电话不在服务区,微信不在线,公司请假,还直接请到星期三。

体检就在星期三。

白瑛眼皮疯跳,找去贺家,门口保镖一口替新橙谢绝见客。

这下子白瑛确定,新橙被软禁了。

新橙也知道白瑛星期一来找过她,门卫拒绝的时候,她从窗户看见了。

但她手机被贺文菲抢走,房间网线切断,电脑只能用来扫雷,一切联系外界的方式,全被切断。

身边24小时有人盯梢,踏出房门,不管去哪儿,都有人寸步不离。

她成了瓮中之鳖,只能枯等。

煎熬到星期二下午,贺父出差回来。

前脚风尘仆仆刚到家,后脚沈父带着沈黎川上门。

“大师预言是预言,沈家绝没有搁置婚事的意思。遇琛这两日大可不必动手,婚期两家可以商量。”

贺父不可置否。

沈父咳嗽一声,示意沈黎川表个态。

沈黎川坐的端直,目光梭巡众人,贺父、贺遇琛严肃,贺母和贺文菲期待。

一对偏心,不讲理的父母。

一个**的大舅哥,还有卑鄙的未婚妻。

他笑,“我刚才在门口遇到白家二**,她说新橙被禁足了。”

“她忤逆母亲,略施小戒。”贺文菲脸上期待化去,咄咄反问,“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她?”

沈黎川眉峰一挑,望向贺父,“伯父,都说您婚姻美满,几十年不见绯闻。我请问,也是伯母私底下严防死守,扑风捉影,无中生有的结果吗?”

客厅一片寂静。

沈黎川意思很明白了,简单一句询问,就引出贺文菲咄咄逼问,他很不满。

贺父就曾多次劝贺文菲,女人多疑可以,疑成疑心病要不得,没有男人希望天天被抓特务似得盯着。

他抬手叫管家,“叫新橙下来,顺便去请白家**进来。”

“爸爸,新橙决不能见外人。”

贺文菲不愿,她是真怀疑新橙与沈黎川有首尾。

并非她多疑。

女人天生第六感敏锐,感情里男人爱不爱,心在哪,嘴上再严,也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更何况,沈黎川这半年并非只见新橙一次,她查了他的行程。

在线阅读入口>>点击阅读

APP阅读入口>>点击阅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2024 591小说网